• 祝新同学,在德智中学学习进步,更上一层楼!
  • 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科研处 >> 俄语之声 >> 信息正文

    梦不遗失

    2015-6-19 8:06:25 张家口市私立第一中学 访问:2183 次 被顶:3 次 字号:【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梦不遗失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:张家口私立一中胡正达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指导教师:许秀芹

        永智再也无法忍受了,他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。乔琪忘了南宫希柔一眼,意思是:他怎么了?南宫希柔耸了耸肩,表示她也不知道。

    接着,永智拉着皮箱,从房间里走了出来,好像是要去什么地方,南宫希柔向乔琪使了个眼色,乔琪心领神会。预示便问道:“永智? 你要去哪?”“去没有你们的地方!”永智有好声、没好气第说道。南宫希柔赶忙夺过永智的皮箱,友爱地将他推到沙发上,“多大了? 还犯小孩脾气,说说你怎么了?”南宫希柔和气的道。“你们干嘛要说什么,实现梦想呢,乔琪的梦想累得我腰酸腿疼,二你的梦想又让我饿肚子,我是你们的梦想受害者!”永智委屈到。

    乔琪熨好衣领,笑得上气不接下气,永智顿时燃气一股怒火。“很好笑吗,你?”乔琪感到永智把自己误会了? 连忙解释道:“不,不是? 我本以为是什么大事呢? 对于你这种没有梦想的人,是不会感受到实现梦想的快乐的!”

    永智垂下了头,曾几何时,自己也为梦想拼搏过……想到这里他感到特别? 有一种特别的情感在他的胸中涌动。“你们好烦啊!”永智猛地站起身来,冲出门外。

    “永智!”南宫希柔追喊道。永智打车来到南阳音乐大学的校门口? 望着旧日的母校,他感到局促不安。“如果没有那件事的话,我现在……”他自言自语到。“永智? 你来了!”永智缓缓地转过身来。“严教授!”严教授点点头,道:“永智,对于你的事,我感到很惋惜”“别说了教授。”永智顿了顿,接着道,“我不想提那些!”教授叹了口气? 道:“好吧,走,陪我一块进去吧!”永智点点头? 机械地跟在严教授的身后。

    严教授是永智的恩师,是他教会了永智弹吉他。辞别了教授,永智独自漫步在楼道内,手中的纸包被汗水浸湿了。优美的吉他声像一股股清澈的波涛,汇入了永智的耳朵,他停下了脚步,情不自禁地走进了那间教室。

    教室空荡荡的,只有一个男孩,在卖力地弹吉他。听到有人进来,男孩停了下来。“怎么不弹了?”永智问道。男孩赶忙放下吉他,恭敬地问道:“您是—永智学长?”永智没有回答他。“学长,我是因为崇拜您,才来这所学校的,我也想像学长您那样弹吉他!”永智快不走到男孩身边,抓起他的手,大量了一番。“和我一样的手指头。”说着,永智随手拉出一把椅子,坐了下来。“你弹弹看!”男孩欣喜地抱起吉他,教室里响起了优美的吉他声。男孩的手指在吉他弦上灵活地舞动着。“高亢有力!”“是!”男孩应和着,“柔和些!”“是!”声音转而变得柔和。

    一曲终了,男孩兴奋地叫道:“学长!”永智缓缓地睁开眼睛,起身拍了拍男孩的肩膀,道“不错,不过你的表达过于平凡,要再笨些!”说着他转身向门外走去。“学长,你明天还回来吗?”永智笑道:“看我心情!”

    离开了大学,永智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活。再说南宫希柔,她看到永智走进了南阳音乐大学,也就放心了,转而来到一家理发店,今天对于她来说意义非凡。她从小就有美发师的梦想,今天理发店的老板会对她进行考验,然后决定是否录用她。

    老板是一个三十几岁的女人,她看到南宫希柔来了,便将她带到一个房间里,这个房间不大,布局也很简单,周有一个梳妆台和两把椅子,梳妆台上放着一个发髻模型和一些发卷,老板道:“去给模型上好发卷!”南宫希柔点了点头,快步走到模型旁边,道:“开始吧!”

    老板按下计时器,南宫希柔拿起发卷,一个个地固定在模型上,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,南宫希柔也越来越慌乱,一不小心,发卷掉在地上,她俯身去检,老板淡淡道:“不必捡,用新的。”“是!”南宫希柔应和着,赶忙又抓起一个发卷……。她终于完成了,老板看了一下计时器,漫不经心地说:“三十七分二十秒,完全超出了标准,我说过,要在二十分钟内完成的,看样子,你并不适合做美发师!”“请再给我一次机会!”南宫希柔简直快要哭了出来,这是我从小的梦想。“

    傍晚时分,永智和乔琪才送完了衣服。一开门,只见南宫希柔独自坐在客厅里吃面。乔琪看她有些不高兴,便问道:“你那边情况怎么样?”南宫希柔白了他一眼,没好气地道:“不怎么样,今天在美容院丢了大人,都怪永智,早晨说那种话,耽误了我的时间!”永智没有理她,他送了一天的衣服,才就饿得前心贴后背了,他四下寻找了一番,无奈之下,只好向厨房走去。

    乔琪觉得他应该安慰一下南宫希柔,但又不知道怎么开口。真在这时,厨房传来了永智的惊叫声:“这家伙!”永智气呼呼地从厨房里走了出来,“你做的那是什么?”南宫希柔淡淡道:“香喷喷、热腾腾的锅烧乌龙面!”“你……锅烧乌龙面可是不吃烫的人的天敌,不管怎么吹都不会凉的。”永智气愤道。“怕烫可以不吃啊!”南宫希柔得意洋洋地道。“不就是没录用吗?不过,我早就料到了!”永智嘲讽道。“你……”南宫希柔本就很伤心,被永智这么一说,愈发难受,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。她捂着嘴巴,冲出了公寓。

    天下起了小雨,南宫希柔独自坐在花园的秋千上,哭泣着,雨水击打在她的脸上,与泪水混到了一起。忽然雨停了,南宫希柔微微地抬起头,一把鲜红的雨伞出现在她的头顶。“我的嘴巴还是被烫伤了。”永智柔和地道。南宫希柔不好意思地低下头,低声道:“对不起!”“你不必向我道歉,回去吧!”南宫希柔点了点头。

    两人漫步在雨中,尽情吮吸泥土的气息。南宫希柔望着永智忧郁的双眼,“你也有过梦想吧?”南宫希柔小心翼翼地问道。永智停下了脚步,扭头看她,她不敢注视永智的眼睛,永智叹了口气,道:“我曾也为梦想拼搏过,如果没有那件事的话,我现在就可以成为一名音乐加了!”“那件事,是什么?”南宫希柔不解问道,“不说这些了,明天下午,你能陪我取一个地方吗?”永智轻声问道。南宫希柔点了点头。永智开始向她讲述自己的事情。

    永智原本是南洋音乐大学的一名学生,他天生一双弹吉他的手,多次誉获吉他比赛的冠军,可是那场车祸,打破了他音乐家的梦想。车祸中,他的左手的无名指被货车压断了。后来,他调查才发现,有人在他的摩托车上做了手脚。

    南宫希柔一直努力到深夜。永智一大早就忙活着早餐,一切哦度准备好了,他走到卫生间洗了洗手,正在这时,他依稀听到南宫希柔的声音:“我会努力的,好好地努力!”他回头望了一眼梳妆台前熟睡的南宫希柔,微微地摇了摇头。

    这天上午,永智驱车将南宫希柔送到了美发店,南宫希柔依旧跟着老板走进了那个房间,经过一番努力,不论是速度,还是造型,都有很大的提高,太轻松地完成了任务。“二十分二十一秒!”老板淡淡地道?南宫希柔的眼神黯淡下来,微微地垂下了头。老板检查了一下发型的质量,觉得不错。她转而望了望南宫希柔一眼,“那二十一秒就算了,以后多加努力吧!”老板依然淡淡地道。“嗯!”南宫希柔欢快地应到。

    走出美发店,南宫希柔冠绝神清气爽,永智远远地向她招手,她三蹦两跳地来到了永智的身边,笑问道:“你怎没有上班?”“我向乔琪请假了,店里的事,就让他自己看着办吧!”永智一边伸着懒腰一边回答道。“该是你实现诺言的时候了!”南宫希柔跨上车,娇的道“人家还没吃午饭呢……”“我请了!”说着永智加足马力,向着前方飞驰而去,只留下几丝尘埃,在空气中弥漫。

    永智和南宫希柔端坐在空荡荡的教室里,欣赏着男孩动情弹唱,一曲未了,门外传来了一阵清脆的掌声,严教授推门走了进来,男孩赶忙站起身来。严教授笑呵呵地走到了男孩身边,道:“我早就觉得你很有才华,现在终于显现出来了,简直超过了过去了永智了!”“学长!”男孩兴奋地喊道:“不过,你还少了一样东西,只要有了那个,就可以和现在的永智一样了!”南宫希柔突然发觉了什么,“现在永智……”

    严教授努力的想要把摩托的摸个零件拆下来。“教授,你在干什么?”教授心中猛地一惊,他缓缓地抬起头来,见是南宫希柔,便强颜欢笑地说:“摩托车出现了一些故障,我……”“教授的样子,不像是会骑摩托车的人啊!”教授不语,南宫希柔接着道,“你有在摧毁学生的才华了,对吧?”教授的脸如火烧一般,几欲动手,“我劝你不要轻举妄动,只要我喊一声,后果你应该知道!说完他转身离开了,只留下严教授木木的站在那里。

    永智孤独地站在客厅里,沉思着。“永智!”永智缓缓地转过身来,只见南宫希柔抱着一把吉他,慢慢地走近永智,“我好想听你弹吉他,一曲就好!”永智犹豫不决地望着吉他,他抬头看了看南宫希柔,看到了她渴望的眼神,终于接过了吉他。

    悠扬的吉他声顿时飘满了整个公寓,南宫希柔觉得自己的置身处于仙境,周围弥漫白色的云雾,白鹤成群结队地从她身边飘过,时不时地传来几声鸣叫。

    乔琪一直在办公室里等待着严教授。大概过了十分钟,严教授推门走了进来,“是你在找我吗?”教授礼貌地问道。“请你告诉我,为什么要摧毁永智的才华?”乔琪严肃地道。“我不懂你在说什么!”严教授依然陪笑着,道:“请你……”乔琪打断了他的话:“你知道什么是梦想吗?”教授低头不语,乔琪接着道,“梦想就像咒语,要破解咒语就必须实现梦想,可中途受挫而废的人是,将永远被咒语束缚。正因为有梦想,我们才有了生活,我们才会时而兴奋,时而沉默,时而热情,时而难过,你的罪孽太深重了!”教授突然狂笑了起来:“怪就怪在他太有才华了,本来比我优秀的家伙就应该受到惩罚,让他们坦然死去,如让他们丧失未来,从此自卑地生活着!”“这么说,你承认了?”乔琪嘴角扬起了一丝笑意,窗外传来了悠扬的警笛,乔琪从口袋里取出一支录音笔:“这会成为你当庭的证据!”

    南宫希柔眯着眼睛,细细地品味着,突然音乐停止了,“到此为止吧!”永智看左手的无名指,慢慢地走到阳台,“我终于对吉他死心了!”说着;他挥手将吉他抛了出去。“不过,有人替我弹了!”永智自言自语道.

    乔琪回到家中,看到南宫希柔正在梳妆台前忙碌着,“永智呢?”南宫希柔努了努嘴,乔琪向里屋一探头,此时的永智正在认真地熨着衣服。“永智在努力地工作!”乔琪惊讶地道:南宫希柔微笑着点了点头。

    又是一个晴朗的周末,三人一起躺在柔软的草坪上,永智呆呆地望着蓝天,“永智,你在想什么呢?”乔琪笑着道。“没什么了!”永智顿了顿道,“你们愿意听听我的梦想吗?”“说说看!”南宫希柔柔柔地道。永智眯起眼睛:“我希望,我能把全世界的衣服都洗得洁白如新,让每个人都能幸福!”乔琪猛地坐起身来:“喂,那是我的梦想!”“让我们一起为这个梦想奋斗,不好吗?”乔琪缓缓地躺了下去,道:“很好啊!”

    天空响起了三个人爽朗的笑声……

    (“中华情、中国梦”全国青少年征文比赛一等奖获得者) 本文写于2014年5月31日

   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版权声明 | 人才招聘 | 帮助
    张家口市www.bv899.com(原私立一中) 地址:河北省张家口市张北县公园路88号 邮编:076450 电话:0313-5233866
    © CopyRight 2010-2012 www.drrusca.com, Inc.All Rights Reserved. 冀ICP备09001568号